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朱继民:新常态下钢铁企业的应对措施

    2014年,我国钢铁工业出现了粗钢产量增速低于全球的情况;今年前两个月,我国粗钢产量同比不增反降,且降幅大于全球。这表明,我国已经由过去世界粗钢增量的贡献者转变为减量的带动者。今年1月~2月份,我国钢铁企业减产明显,出口大幅增加,国内钢材需求下降的情况愈发显现,钢铁行业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
    在这样的形势下,钢铁行业的发展呈现出哪些规律性的新特点?这些特点在钢铁企业身上有哪些具体表现?钢铁企业下一步应该怎么去适应、去应对?3月2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朱继民就上述问题接受了《中国冶金报》记者的采访。《中国冶金报》记者:从2014年至今,我国钢铁行业呈现出了哪些规律性的新特征?今年钢铁行业将面临怎样的运行态势?朱继民:今年1月~2月份,全球粗钢产量2.61亿吨,同比下降1.3%,其中我国粗钢产量1.31亿吨,同比下降1.5%。我国出口钢材1808万吨,同比增长56.4%,出口数量仍然大幅增长,而进口数量大幅下降。4月份,铁矿石价格已经跌破了50美元/吨,仍处在下行通道。
    2014年,钢铁下游行业中,汽车产销增速回落,家电、集装箱行业增长有限,工程机械等耗钢量大的行业产品产量大幅下降。从今年前两个月情况看,对钢材消耗量大的固定资产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持续回落。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对于钢铁行业来说很有可能更加困难。综合来看,2014年及今年前两个月,在宏观经济增速回落、市场需求增长乏力的背景下,钢铁行业和钢铁企业的发展呈现出六大特点:一是行业改革创新内生动力增强,转方式、调结构迈出实质步伐,取得明显效果;二是优势企业区域市场定位准确,走产品差异化之路,核心竞争力增强;三是企业适应市场的能力和自我调节的意识增强,生产经营机制不断得到优化;四是企业风险防控意识增强,采取了切实有效的防范措施,效果显著;五是企业自律意识增强,兼并重组意愿有所显露;六是相对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在加快形成。
    《中国冶金报》记者:改革创新内生动力增强,从钢铁企业的实践来看,哪些企业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
    朱继民:非常突出的例子就是河北钢铁集团。河北钢铁集团自组建以来,每年新增贷款都在200亿元以上。但是去年,河北钢铁集团提出“新增贷款为零”,并将其作为不可触碰的红线,杜绝资金“体外循环”。2014年底,该公司融资规模比年初减少了30亿元,同口径融资总量减少270亿元,全年实现资金运营创效25亿元。河北钢铁集团摆脱了“依赖贷款经营”的惯性,形成了低资金保障下的经营发展模式,其资金管控模式值得全行业学习。实际上,我们许多企业经常抱怨融资难、融资贵,很多时候都是自身没有完全控制好内部资金使用,还停留在高盈利期资金充足时的粗放管理模式。同时,河北钢铁集团实施总部机构改革,建立与国际接轨、去行政化、精干高效的扁平化管理体系,总部管理人员由2014年初的127人精减为85人。河北钢铁集团以5000万吨粗钢产量、7家钢铁企业的规模,总部只剩85人,这是谁也想不到的。此外,有的民营企业与具有人才和管理优势的企业进行重组,按资产评估占股,形成新的集团,促使其盈利水平上了台阶。
    《中国冶金报》记者:哪些钢铁企业通过准确定位区域市场,走产品差异化之路,使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有所增强?
    朱继民:举例来说,沙钢充分利用区位、物流和品牌优势,牢牢抓好对内、对外贸易。
    在内贸方面,沙钢加强顾客关系维护管理,对不同等级的客户进行区分性服务,制订年度走访计划;积极运用电商平台,拓展新型销售方式,通过玖隆电商平台,以产品销售为载体,为下游客户提供订单融资、托盘等一系列延伸服务。在对外贸易方面,沙钢通过发展代理商、开设办事处、设立库存销售基地等方式,积极开拓国际市场,根据国际市场需求及时调整出口品种结构,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再比如兴澄特钢,常年都有10多个国内外顶级专家进驻,注重区域市场和产品差异化,钢铁产品全部直供战略合作伙伴。兴澄特钢在国内轴承钢市场的占有率达到80%,如SKF等著名的轴承厂都对其进行了质量体系的认证,通过认证后进行大量采购。这些年,凡是战略定位、发展定位比较准确,且能够持续推进组织实施的钢铁企业,基本上经营状况都好于行业整体水平。
    《中国冶金报》记者:哪些钢铁企业通过优化经营机制,适应市场的能力得到增强?
    朱继民:纵观2014年,凡是效益好的企业都是适应市场能力强、对市场变化反应速度快的企业。很多企业采取了接单之前先算账的做法,按照当期的铁矿石价格和燃料价格计算后有盈利才接单,没有盈利宁可停产、限产也不接单。
    具体来看,太钢通过深化经营机制市场化改革,推动生产经营由“干了算”向“算了干”转变,在钢铁主业板块引入市场倒逼机制,由考核内部利润转为考核市场利润或市场成本,用市场价值衡量工作绩效,并以此决定干部职工薪酬。
    普阳钢铁的经营机制更加灵活。2014年,为减少铁矿石跌价损失,普阳钢铁采取购买现货矿,用“少买、勤买”的方法降低库存和成本。其原料库存量均不超过10天,最低时只有2天~3天。另外,普阳钢铁80%以上款项结算采用锁单模式,比采用月均价结算模式平均每吨高出50元~80元,交货周期普遍为7天~15天。这种结算方式也为其带来了丰厚利润。
    《中国冶金报》记者:近两年,钢铁企业的破题性重组一直没有进展。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随着市场形势的恶化,有哪些新的兼并重组的模式显现出来?
    朱继民:2014年,金鼎重工与文丰钢铁完成了实质性重组,这完全是企业自发形成的兼并重组。重组后的集团经营涵盖资源开发、选矿、冶炼、加工、国际贸易等产业链条,拥有650万吨粗钢冶炼和轧材能力,以及境外1000万吨的选矿能力,实现了原燃料供应、产品结构和人力资源结构方面的优势互补。
   与此同时,钢铁行业的兼并重组在中国也面临很多的困难。一是我们企业所有属于多级所有,例如央企、省企和县企等。二是资产的证券化率太低,难以在市场上流通。钢铁行业上市的26家股份制企业,基本上是单一股东,股权绝大多数超过50%,即使通过资本市场进行收购,还是完不成控股。三是资本市场对钢铁行业不看好。四是国家金融体系发育不完善,难以满足经济结构调整的要求。
    现在看,兼并重组并不是非此既彼,将来可以采取多种方式来实现相互之间的参股、合作。例如日本新日铁住金就参股了韩国浦项制铁,形成产业上的衔接甚至技术上的衔接。
    《中国冶金报》记者:过去一年多,钢铁企业的改革创新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那么,面对您刚才总结的规律性特征,钢铁企业应该如何应对呢?
    朱继民:钢铁企业全面认识经济发展新常态,主动适应新常态,要做到“五个更加注重”:
    更加注重发展的质量和效益。长期以来,钢铁行业发展具有明显的数量扩张特点,今后单纯的数量扩张和价格竞争已难有空间,企业转向以质量型、差异化竞争为主的新阶段是大势所趋。以浦项为例,2014年,浦项营业收入同比下降4.3%,但营业利润同比增长6.1%。浦项不再走扩张道路,而是在资源结构、产线结构、产品结构、投资结构等方面进行全面优化。2014年,其高附加值产品销量1020万吨,占比33.3%,2015年力争达到1215万吨。在目前全球市场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只有过硬的产品质量才能为企业带来效益增长。
    更加注重自身改革创新,提高运营效率。钢铁企业只有通过深化改革,如集团“瘦身”、缩短链条等,通过机制体制再造,提高运营效率,才能够适应当前的市场。在国资改革方面,要加快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运营公司试点,打造市场化运作平台,提高国有资本运营效率;有序实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励和规范投资项目引入非国有资本参股。在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方面,要改革和健全企业经营者激励约束机制。此外,还要加强国有资产监管,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切实提高国有企业的经营效益。
    更加注重市场潜在需求和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加快产品开发、服务和创新。下游用钢产业的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对钢铁材料提出了更高要求,企业要致力于挖掘下游用户的隐性、潜在需求,在满足用户不断提高的新要求上下功夫,通过为用户创造新价值来开拓新市场,企业由被动的数量拉动转变为主动的供给驱动创新发展,实现由钢铁生产向钢铁制造服务的转变。新形势下,用户对供货周期、产品质量、质量稳定性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同企业在产品质量、交货时间、过程服务上差距很大,这也意味着很多企业提高的潜力很大,要在提高服务质量上下功夫。进入新常态之后,每个企业必须结合自己的品种结构,在研究如何满足客户真正需求上下功夫。
    更加注重依法经营、依法治企。依法经营、依法治企绝不能含糊。新环保法实施以来,执法情况明显严于以往。将来违法不是简单的罚款问题,企业经营者是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的,因此必须有底线思维。新环保法执法可谓十分严厉,对企业环保运行提出了更高要求,企业要高度重视。3月份,钢协会员企业的一家下属企业就被当地环保部门罚了款,虽然数额不大,但是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更加注重防控经营风险,提高驾驭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近年来,钢铁企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累积了大量的矛盾和风险,如原燃料价格大幅波动带来的市场风险、企业债务增加带来的资金风险、更多参与国际化竞争带来的汇率风险、部分企业环保欠账较多带来的环保违法风险等。这些风险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甚至有可能集中爆发。2015年,钢铁企业要深入研究国家深化改革和依法治国的大环境对企业生存环境带来的影响,提高系统风险管控能力和企业信誉,才能防患于未然,而资金的管控是其中的核心问题。

TAG: